<dl id='q4r6h'></dl>
<i id='q4r6h'></i>

  • <span id='q4r6h'></span>
    <acronym id='q4r6h'><em id='q4r6h'></em><td id='q4r6h'><div id='q4r6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4r6h'><big id='q4r6h'><big id='q4r6h'></big><legend id='q4r6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tr id='q4r6h'><strong id='q4r6h'></strong><small id='q4r6h'></small><button id='q4r6h'></button><li id='q4r6h'><noscript id='q4r6h'><big id='q4r6h'></big><dt id='q4r6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4r6h'><table id='q4r6h'><blockquote id='q4r6h'><tbody id='q4r6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4r6h'></u><kbd id='q4r6h'><kbd id='q4r6h'></kbd></kbd>
    <fieldset id='q4r6h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q4r6h'><div id='q4r6h'><ins id='q4r6h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code id='q4r6h'><strong id='q4r6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ns id='q4r6h'></ins>

            劉偉:今年以來貨幣政策松緊適度 流動性合理充裕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2

              今年以來  ,穩健的貨幣政策松緊適度 ,取得較好的成效  。既沒有搞“大水漫灌”  ,結構性去杠桿穩步推進  ,宏觀杠桿率高位趨穩  ,又保持瞭流動性合理充裕  ,普惠口徑的小微企業增速明顯上升  ,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明顯增大  。

              一、今年以來的貨幣政策較早采取措施進行逆周期調節

              今年貨幣政策面臨諸多兩難、多難局面  。面對復雜形勢和國內外多重不確定因素  ,中國人民銀行較早地采取瞭多項措施進行逆周期調節  ,積極應對錯綜復雜的內外部經濟金融形勢  。

              增加中長期流動性供應 ,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。擴大中期借貸便利(MLF)擔保品范圍  ,支持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、綠色經濟和企業債券市場 。發揮政策合力 ,加大對小微、“三農”、扶貧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金融支持  。發揮好價格杠桿的作用  ,促進資源優化配置  。增強匯率彈性  ,加強逆周期調節  。積極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 ,穩步推進結構性去杠桿  。加強政策協調  ,引導和穩定市場預期  。會同相關部門共同明確“資管新規”有關事項  ,充分考慮金融市場發展的實際情況和實體經濟合理融資需求  ,消除市場不確定性 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取得積極成效 ,較好地應對瞭兩難、多難局面

              一是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  ,貨幣信貸平穩運行  。長期流動性得到充分供給  ,貨幣市場利率中樞明顯下行  ,8月銀行間債券回購加權平均利率為2.25% ,較上年末下降0.66個百分點  。貨幣供應量平穩增長  。貸款增長較快  ,前8個月新增10.76萬億元  ,同比多增1.87萬億元 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宏觀杠桿率總體趨於穩定 ,結構得到優化  。穩健中性貨幣政策效果明顯  ,杠桿率趨穩 ,二季度杠桿率與去年末的248.9%持平  ,低於日本、美國和歐元區 。杠桿結構呈優化態勢  ,二季度企業部門杠桿率比去年末下降1.2個百分點  。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明顯回落 。住戶部門杠桿率上升速率邊際放緩  ,二季度住戶部門杠桿率比去年末上升2.0個百分點  ,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0.6個百分點  。政府部門杠桿率連續3年持續回落  ,今年二季度比去年末進一步回落0.9個百分點 。

              三是引導資金投向實體經濟  ,信貸結構繼續優化  。普惠領域小微企業、高技術制造業、服務業等貸款增長較快 。普惠口徑小微貸款前8個月新增7198億元 ,同比多增4588億元  ,8月末增速為16.5%  ,比上年末高6.7個百分點  。與此同時  ,投向地方政府隱性債務、房地產、環評不達標企業、產能過剩等領域的融資顯著下降 。

              四是債券市場有所回暖  ,民企發債比重回升 。7月份至8月份  ,公司信用類債券累計發行1.27萬億元  ,與5月份至6月份相比大幅增長53%  ,兩個月凈融資總額超過3000億元  。信用利差整體收窄  ,8月末  ,3年期AAA級公司信用債與同期限國開債的信用利差較6月末收窄11個基點  。

              五是人民幣匯率維持基本穩定 ,人民幣仍屬強勢貨幣  。今年以來 ,與其他金磚國傢貨幣相比  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幅度是最小的 。當前外匯市場預期較為穩定 ,跨境資本流動總體平衡  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受內外部多重因素影響  ,金融機構風險偏好有所變化  ,貨幣政策傳導存在一定問題

              今年以來  ,受表外融資較快收縮等影響 ,信用尤其是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有所下行  。國民經濟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 ,貨幣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較前期低一些有其客觀必然性、合理性  ,當然也存在一些傳導方面的問題  。

              一是內外部不確定性增加  ,金融機構風險偏好普遍下降  。國內經濟結構轉型升級、推進結構性去杠桿、防范化解重大風險過程中  ,上遊企業利潤改善 ,而下遊企業經營風險加大;國際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湧動、貿易保護主義抬頭、中美經貿摩擦加劇  ,外部環境錯綜復雜  。在內外部不確定性上升的背景下  ,金融機構資產配置轉向重視資金流動性與安全性  ,風險偏好普遍下降  。此外  ,部分金融機構所有制歧視的觀念明顯抬頭  。有些金融機構在放貸或者投資信用債的風控管理中 ,存在“一刀切”回避民企的情況 。從企業資金鏈接續的角度看 ,表外、表內融資是相互傳染的  ,表外的融資減少使資金鏈緊張  ,風險暴露加劇市場緊張情緒  ,也會傳染導致表內貸款出現惜貸、抽貸、斷貸  ,信用債的發行也會減少  。風險偏好降低對信用擴張的影響是全局性的  ,而且短期內不易扭轉  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各方面管理全面加強 ,執行過程中存在“一刀切”的情況 ,從供、需兩方面對信用擴張產生瞭影響  。相關部門出臺嚴禁地方政府變相舉債、違法違規擔保等一系列措施 ,並先後出臺規范銀信類業務、委托貸款等措施  ,金融機構表外和影子銀行融資受到嚴格限制 。近期  ,各部門政策之間加強瞭協調  ,監管的力度和節奏也作瞭一定程度調整  ,為緩解社融過快下降發揮瞭積極作用  ,但政策傳導仍存在一些時滯  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 ,國企改革還不到位、微觀經濟主體軟預算約束等問題仍然存在  ,這些都對貨幣政策的有效傳導形成影響  。

              四、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需要發揮“幾傢抬”的合力

              當前宏觀調控形勢錯綜復雜 ,貨幣政策調控面臨諸多兩難選擇  ,貨幣政策傳導也面臨一些制約  ,從供需兩方面對信用擴張產生瞭影響;雖然金融支小的力度明顯加大  ,但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仍然是世界性難題  ,民營企業融資困難的問題需要高度關註  。這一背景下 ,無論是平衡好多重兩難的關系、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,還是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,都不能單純依賴貨幣政策的“單兵突進”  ,還需要財稅、產業、監管等其他方面政策和改革協調推進  ,通過“幾傢抬”形成合力  ,實現金融和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 。

              進一步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,對於促進金融和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具有重要意義 ,是打通金融服務實體“最後一公裡”的關鍵舉措  。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需要各部門共同努力  。下一階段  ,一是應處理好穩增長與防風險、內部平衡與外部平衡、宏觀總量與微觀信貸之間的關系  ,堅持結構性去杠桿的大方向不動搖;二是將主要著力點放在強化政策統籌協調、有效緩釋“幾碰頭”問題;三是發揮好“幾傢抬”的合力  ,堅持不懈抓好小微金融服務工作落實;四是保障在建項目的合理融資需求 ,盤活財政存量資金  ,引導金融機構按照市場化原則保障融資平臺公司合理融資需求;五是應通過深化改革從體制機制上疏通貨幣政策傳導  。要繼續深化金融、財稅、國企改革  ,加快建立房地產調控長效機制  。(本文來源:經濟日報 作者: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、中國人民大學校長 劉偉)